欢迎访问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
English
今天是:2018年12月10日 星期一 农历十一月初四

香港上海汇X银行有限公司与鸿X国际包装制品有限公司、高新鸿X塑胶制造(深圳)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8-04-10 10:26:14

 

 

广东省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粤0391民初611

原告:香港上海汇X银行有限公司。

代表人:马克﹒托马斯﹒X,该司亚太区贷款管理部门主管。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某,北京市金杜(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某,北京市金杜(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鸿X国际包装制品有限公司。

代表人:胡某明,该司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彭某灵,广东鹏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某,广东鹏乾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高新鸿X塑胶制造(深圳)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黄某龙,该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彭某灵,广东鹏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某,广东鹏乾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原告香港上海汇X银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汇X银行)与被告鸿X国际包装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X国际)、高新鸿X塑胶制造(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X深圳)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41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香港汇X银行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某,被告鸿X国际代表人胡某明、两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彭某灵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香港汇X银行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被告鸿X国际向原告香港汇X银行偿还贷款本金港币8,932,911.30元、利息港币13,129.36元(含逾期利息,暂计至201622日),以及按照合同约定计算至全部欠款清偿之日的利息(含逾期利息、复利等);2.请求判令被告鸿X深圳就被告鸿X国际拖欠原告香港汇X银行的欠款承担连带还款责任;3.请求判令二被告共同承担原告香港汇X银行为实现本案债权已支付的律师费人民币95,400元、翻译费人民币7738元、香港律师费港币49,872元(当庭变更为该数额);4.请求判令两被告共同承担案件受理费、财产保全费等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原告香港汇X银行作为贷款人与被告鸿X国际作为借款人、被告鸿X深圳作为保证人存在借款担保关系。原告香港汇X银行于2013724日、2014910日分别给予被告鸿X国际定期贷款港币500万元、综合授信额度港币25,956,250元、无抵押进口贷款港币600万元的融资额度的《银行授信》。基于上述《银行授信》,被告鸿X深圳曾于2014922日向原告香港汇X银行出具最高额为港币8000万元的《担保函》。根据以上《银行授信》,原告香港汇X银行于20131122日发放500万元港币的定期贷款,但被告鸿X国际自20161月开始逾期,截止201622日,该定期贷款额度项下拖欠的欠款本金为港币2,933,415.50元,利息港币1897.47元。20157月至20159月,被告鸿X国际在原告香港汇X银行处申请七笔进口发票融资共计港币5,999,495.80元,截止201622日,以上两项合计欠款本金港币8,932,911.30元、利息港币13,129.36元(含逾期利息,暂计至201622日)。由于被告鸿X国际未能如期还款,2016111日,原告香港汇X银行向被告鸿X国际发函通知终止提供贷款,取消授信额度,并要求提前还款及利息。2016112日,原告香港汇X银行向被告鸿X深圳发函催收。因两被告拒不还款已构成违约,特提起本案诉讼。

被告鸿X国际第一次庭审时辩称:被告鸿X国际只承认七笔欠款本金,对利息的计算方式和计算时间需要进一步核实。第二次庭审时,被告鸿X国际对原告香港汇X银行诉请的借款本金和利息的金额及计算方式均予确认。

被告鸿X深圳第一次庭审时辩称,对本案的借款本金和利息不作答辩。原告香港汇X银行诉请的贷款本金及利息均不属于约定的担保范围,原告香港汇X银行与我方签订的担保合同是无效的。依据《境内机构对外担保管理办法》及其实施细则的相关规定,该担保应当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或登记。本案中原告香港汇X银行和我方的担保手续不符合相应的法律程序,属于无效担保,我方不应承担连带法律责任。第二次庭审时,被告鸿X深圳对本案的借款本金和利息的数额予以确认,主张本案虽然应适用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但担保部分应适用我国内地法律。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详见附录的证据目录清单),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3724日,原告香港汇X银行与被告鸿X国际签订关于定期贷款额度港币500万元的《银行授信》,期限至201461日,年利率3.5%,逾期利率为原告香港汇X银行最优惠港币贷款利率(5%)上浮8%(注:即13%),并约定被告鸿X国际需向原告香港汇X银行支付该授信所产生的所有成本、费用和开支(包括但不限于任何律师费)。原告香港汇X银行于20131122日发放港币500万元的定期贷款,贷款期限59个月,被告鸿X国际本应每月偿还港币83,350元,最后一期偿还港币82,350元,但被告鸿X国际自20161月开始逾期,截止201622日,该定期贷款额度项下拖欠的欠款本金为港币2,933,415.50元,利息港币1897.47元。2014910日,原告香港汇X银行对前述《银行授信》续展至201561日。

2014910日,原告香港汇X银行与被告鸿X国际另签订《银行授信》,包括无抵押进口贷款港币600万元的融资额度,约定利率为原告香港汇X银行的最优惠贷款利率5%,逾期利率上浮不超过9%,本案中原告香港汇X银行适用12.5%计算逾期利率。该《银行授信》除约定被告鸿X国际需向原告香港汇X银行支付该授信所产生的所有成本、费用和开支(包括但不限于任何律师费)外,另约定该授信函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解释。20157月至20159月,被告鸿X国际在原告香港汇X银行处申请七笔进口发票融资,融资金额共计港币5,999,495.80元,融资期限90天。截止201622日,该项《银行授信》欠款本金为港币5,999,495.80元,利息港币11,234.89元。

基于上述《银行授信》,被告鸿X深圳于2014922日向原告香港汇X银行出具最高额为港币8000万元的《担保函》,承诺对被告鸿X国际在任何时候欠付原告香港汇X银行的全部款项及原告香港汇X银行执行该担保书时所产生的所有开支及费用将以主要债务人的身份承担责任,作为一项独立的责任至原告香港汇X银行收到全部担保款项为止,该担保书按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解释。同日,被告鸿X深圳向原告香港汇X银行和香港按揭证券有限公司出具《确认和承诺函》,对以上担保内容予以确认。

2016111日、12日,原告香港汇X银行分别向被告鸿X国际、被告鸿X深圳签发《银行授信的还款要求》和《担保项下的付款请求》,催收欠款。截至201622日,两被告仍欠付原告香港汇X银行本金港币8,932,911.30元、利息港币13,129.36元。

20161018日,原告香港汇X银行支出国内律师费人民币95,400元。同年1017日与31日,原告香港汇X银行共支出翻译费人民币7738元。原告香港汇X银行另向香港律师(中国委托公证人)和中国法律服务公司支出各项费用合计港币49,872元。

因本案第一次庭审中,原、被告均确认本案应适用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审理,故本院于2016113日召集双方对需要委托查明的法律事项进行听证后予以了明确。原告香港汇X银行在指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香港特别行政区孖某打律师行黄某敏律师于20161212日出具的《法律意见书》,该《法律意见书》依法经中国委托公证人及香港律师公证后由中国法律服务(香港)有限公司转递,主要查明的法律内容为:

1.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对《银行授信》(注:法律意见书中称为融资函)与担保书生效要件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以下简称香港基本法)第八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后,原有的法律,即普通法(Common Law)、衡平法、条例、附属立法和习惯法,除与香港基本法相抵触外,予以保留。

长久以来,普通法的国家和地区(包括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上奉行自由协议的原则,认定当事人有自由透过与他人缔结的协议去订立他们所接受的义务及责任。只要当事人有法律认可的行为能力而自愿地订立合约,法院的职责基本上只是去客观地找出及诠释合约的内容而予以执行。

当然,法院亦非盲目及绝对地执行自由协议的原则。在普通法数百年的历史演变中,法院亦曾透过判例订下不同的规则,在某程度上对自由协议作出规限。例如拒绝执行“罚金条款”;透过衡平法发展出“不当影响”的原则令合约可使无效;基于公众利益的考虑而在某些合约关系中引入隐含条款;拒绝执行涉及违法或违反公共政策的合约或合约条款;制定一些规则去限制免责条款的运用等等。但是,这些规则很大程度上仍是在奉行自由协议的大原则下发展的。

由于香港法律尊重自由协议的原则,因此任何人士(包括已达法定年龄的自然人或依法成立的法人)均有资格在不违反法律和公共政策的情况下,和另一方订立任何协议。香港法院在协议没有违反法律和公共政策等前提下不能无故干预协议各方对协议的订立及履行。

2.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对独立保证人性质、承担责任的范围和方式的相关规定

独立保证人一般存在于弥偿合同(Contract of Indemnity)之中。弥偿合同与一般的保证合同不同,在一般的保证合同中,担保人的义务本质上是附属于债务人主义务的一种从义务,他只有在债务人无法履行其义务时才承担担保责任,且担保人一般只承担债务人对债权人负有的同等程度的责任,如果债务人的主义务归于无效、不可执行、或不复存在,则担保人一方也不再负有任何义务,这一项原则称为债务人与担保人责任并存原则(Principle of Co-Extensiveness)。然而,该原则不适用于弥偿合同。

要判断一份特定的合同是弥偿合同还是保证合同,需要根据每个案件的具体情况进行分析,特别是合同条款是否约定当事人需作为主要债务人,向债权人承担独立责任。由于保证合同和弥偿合同有很多相似的特征,当事人的权利和义务也有很多相似之处,因此,在商业上,弥偿合同和保证合同经常都被称之为担保合同(Guarantee)。然而,尽管两者有相似的地方,确定一份特定协议属于哪一种性质的合同,对于执行合同而言至关重要。

与保证合同(Contract of Guarantee)中的担保人不同,独立保证人需对债务承担主要责任,且该责任完全独立于债权人及债务人之间的合同义务(除非该独立保证人与债务人约定承担连带责任)。因此,在弥偿合同的情况下,债权人无须先向债务人追讨借款或确认债务人无能力清偿债务,即可要求独立保证人偿还到期欠款。当然,由于在债务人与独立保证人之间,债务人对债务还是负有主要责任的,因此一旦独立保证人需要先行偿付时,其有权向债务人进行追偿。因此,弥偿合同不仅能有效地将债务人的风险转移给独立保证人,还可保护债权人在其与债务人的主协议无效或不可执行时免受影响。

3.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对过高利率的相关规定

香港特别行政区《放债人条例》(以下简称香港放债人条例)明文禁止过高贷款利率。该条例第24条有如下规定:“24. 过高利率的禁止。(1) 任何人(不论是否放债人)以超过年息百分之六十的实际利率贷出款项或要约贷出款项,即属犯罪。……”上述第(1)段中的利率到目前为止尚未被更改(见附件1:香港放债人条例第24条的复印本)。此外,香港放债人条例中也有对敲诈性交易作出规定。该条例第25(3)条规定,任何有关贷款而订立的还款协议或保证,如其所订的实际利率超过年息百分之四十八,单凭该事实即可推定该宗交易是属敲诈性的。如一宗交易属敲诈性的,香港放债人条例第25(1)条明确规定:“……法庭在顾及所有情况后,可重新商议该宗交易,使交易双方均获公平对待,并可为该目的而就该宗交易的条款或交易双方的权利,作出其认为适当的命令,或给予其认为适当的指示。"(见附件2:香港放债人条例第25条的复印本)

该《法律意见书》同时也结合本案事实出具了相关意见,主要内容为:

1.本案当事人签订的三份《银行授信》及独立保证人《声明书》、《确认书》的法律效力

综合上述,《银行授信》是香港汇X银行与鸿X国际达成的书面协议,该协议一经双方签署后,无须经任何机构或人士的批准,即属有效的法律文书。在全面查阅了《银行授信》后,本行认为《银行授信》的条款既没有违反香港法律,也符合一般的商业惯例。此外,没有任何主张或证据显示《银行授信》的条款将以任何理由被撤销。在此情况下,香港汇X银行与鸿X国际可按照香港法律有效地执行《银行授信》的所有条款。

2.本案香港汇X银行主张的欠款(包括利息计入本金的做法)是否符合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的规定

对于放债人及放债交易,香港法例主要是通过其香港放债人条例进行管制和规管,香港放债人条例还特别为了对付过高的贷款利率及敲诈性的贷款规定提供保障及济助。虽然香港放债人条例并不直接适用于香港汇X银行,这是由于香港汇X银行乃是一家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银行业条例》(以下简称香港银行业条例)持牌的“认可机构”,然而,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银行公会发出的《银行营运守则》,尽管认可机构获豁免遵守香港放债人条例,但认可机构不应向客户收取敲诈性的利率。若认可机构收取的利率超过香港放债人条例被假定为属敲诈性的利率水平,有关机构需要提供充分理据解释此等高利率并非不合理或不公平。除非出现非常特殊的金融状况,认可机构收取的年化利率不应超过香港放债人条例所定的法定上限。基于上述,在实际操作上,当香港银行进行放债交易时都会自觉遵守香港放债人条例有关禁止过高利率及敲诈性利率的规定,以免违反《银行营运守则》。因此,除利率外,香港银行向客户提供融资/贷款的条件在香港法律下是没有受到任何限制的,借贷双方可以协议形式订立各方的权利与义务。

关于放债人收取利息方面的限制,香港放债人条例中有明文禁止过高贷款利率。但必须强调,香港放债人条例只禁止协议一方以超过年息百分之六十的实际利率贷出款项或要约贷出款项。至于以超过年息百分之四十八的实际利率贷出的款项,香港放债人条例仅授予香港法院权力,在顾及所有情况后,根据交易双方均获公平对待的原则,就该宗交易的条款或交易双方的权利作出适当的命令或给予其认为适当的指示。

至于本案利率的问题,根据香港法律,只要借贷双方在协议中约定的利息和违约利息的计算方法不违反香港放债人条例的规定,贷款方即可按照约定的计算方法向违约的借款方主张并追索协议项下的利息和违约利息。《银行授信》第4条约定的违约利息,其实也是利息的一种。利息和违约利息的利率标准不同,是因为前者适用于约定的还款期内,而后者适用于双方约定的特定情况,例如借款方未按期还款。

根据香港汇X银行提供的鸿X国际的“欠款总额明细”,截至2016104日为止,香港汇X银行就《银行授信》项下的贷款向鸿X国际收取的正常利息为3.5%年利率,逾期利息为13%年利率,因此,《银行授信》中关于利息及违约利息的约定,无论是否以复利计算,均无一超过香港放债人条例第24(1)条规定的年息60%的实际利率或香港放债人条例第25(3)条规定属敲诈性交易的年息48%的实际利率。在此情况下,借贷双方在《银行授信》中约定的利息和违约利息的计算方法不违反香港放债人条例的规定。

根据上述规定,香港汇X银行有权随时要求鸿X国际偿还《银行授信》下的所有欠款,且该要求还款的权利凌驾于《银行授信》的约定,在还款时,鸿X国际应承担向香港汇X银行支付全额欠款的责任,而不得附带任何条件的任何抵销、反索、预扣或条件。

3.本案中独立保证人按照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规定应如何承担法律责任(是否承担连带责任)

正如上文所述,香港汇X银行有权在《担保书》中对鸿X深圳的担保责任范围及其它条件包括但不限于要求代偿欠款的权利作出约定。因此,上述条款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下均为有效。

香港汇X银行与鸿X深圳约定,由鸿X深圳作为主要债务人的身份向香港汇X银行承担独立责任,在香港汇X银行提出要求时向香港汇X银行支付担保款项。如香港汇X银行因任何原因而可能无法向鸿X国际收回欠款,香港汇X银行有权透过担保书约定的“弥偿保证”提出要求,向作为主要债务人的鸿X深圳收回欠款。有鉴于此,该担保书极可能被香港法院视为一份弥偿合同。

另外,依据《担保函》的相关条款,鸿X深圳向香港汇X银行承担的债务以其最高债务为限,且其向香港汇X银行承担的责任为一项独立的责任(即,以主要债务人身份承担责任),因此,在鸿X国际的债务已经到期应付的情况下,香港汇X银行有权直接要求鸿X深圳承担担保责任,而无须先向鸿X国际主张并由鸿X国际还款后或无法清偿后才由鸿X深圳承担还款责任。香港汇X银行可以要求担保人承担还款责任,而无先后顺序之分,亦无比例分担的特殊要求,唯香港汇X银行要求鸿X深圳承担的债权份额,不得超过担保书约定的最高额度,且香港汇X银行获得的担保款项亦不得超过债务人对香港汇X银行所负的债务总额。

本院第二次庭审中,两被告对上述《法律意见书》查明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关于《银行授信》《担保函》生效要件的规定、独立保证人的保证性质、责任范围和保证方式的规定、过高利率的规定以及涉案《银行授信》有效、本案利息计算方式合法等问题的法律意见,均无异议。但两被告对《法律意见书》中法律专家关于《担保函》的效力和担保责任承担的意见有异议,主张我国内地法律对内保外贷有强制性规定,本案的担保责任不能适用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而应适用我国内地法律解决。依据我国内地法律,本案担保无效,被告鸿X深圳在本案中无需承担责任。

本院认为,本案为涉港金融借款纠纷,现两被告对原告香港汇X银行诉请的欠款本金及利息数额均无异议,仅对被告鸿X深圳在本案中的担保责任应依何准据法承担何种责任有异议,本院对本案的法律适用及争议焦点分述如下:

一、关于本案的法律适用问题

(一)本案当事人选择适用的法律

原告香港汇X银行与被告鸿X国际均是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注册成立的有限公司,本案具有涉港因素。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五条第一款“涉外合同的当事人可以选择处理合同争议所适用的法律,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三条“当事人依照法律规定可以明示选择涉外民事关系适用的法律” 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若干问题的司法解释(一)》第十九条涉及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的民事关系的法律适用问题,参照适用本规定之规定,本案当事人可以依法选择处理本案争议的法律。

因本案法律文件约定按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解释,本案当事人在庭审中也确认适用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故本案可依照当事人的选择适用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审理实体问题。

(二)被告鸿X深圳的担保责任可否适用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四条、第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对涉外民事关系有强制性规定的,直接适用该强制性规定;外国法律的适用将损害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公共利益的,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即适用域外法包括中国港澳地区法律的前提,必须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对相关涉外民事关系不存在强制性规定、适用该域外法不损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公共利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若干问题的司法解释(一)》第十条对哪些情形属于上述的强制性规定进行了界定,分别是涉及劳动者权益保护、食品或公共卫生安全、环境安全、外汇管制等金融安全、反垄断、反倾销或应当认定的其他情形,如果涉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公共利益、当事人不能通过约定排除适用、无需通过冲突规范指引而直接适用于涉外民事关系的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

结合本案的具体情况,则应审查本案涉港金融借款法律关系中的跨境担保是否存在涉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制等金融安全的强制性规定。对此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局发布并于201461日实施的《跨境担保外汇管理规定》规定,跨境担保是指担保人向债权人书面作出的、具有法律约束力、承诺按照担保合同约定履行相关付款义务并可能产生跨境收付或资产所有权跨境转移等国际收支交易的担保行为。本案债权人(原告香港汇X银行)与债务人(被告鸿X国际)的注册地均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本案担保人被告鸿X深圳的注册地在中国内地,担保人与债权人之间的跨境担保属于《跨境担保外汇管理规定》所规定的内保外贷形式。依据该规定,担保人进行内保外贷时应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局履行登记或备案等手续。但该规定第二十九条明确规定:“外汇局对跨境担保合同的核准、登记或备案情况以及本规定明确的其他管理事项与管理要求,不构成跨境担保合同的生效要件”。该规定第三十一条还规定,对未按照本规定及相关规定办理跨境担保业务的,外汇管理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进行处罚。即国家外汇管理局自201461日起已明确跨境担保的登记或备案等手续不再作为效力性规定,而是管理性规定,违反该管理规定将受行政处罚。当事人是否履行了相关登记或备案等手续,不影响本案合同的效力,如有违反将由国家外汇管理局处理。即,本案的跨境担保已不存在国家强制性的效力性规定。

此外,对涉及跨境担保合同效力问题,本院在审理本院已生效的(2016)粤0391民初713号案件中还于2016824日致函国家外汇管理局深圳分局,就《跨境担保外汇管理规定》中关于内保外贷的相关条款是否属于涉及国家外汇管制等金融安全的强制性规定进行咨询。该局于2016918日以深外管便函【2016246号回函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发布<跨境担保外汇管理规定>的通知》(汇发[2014]29号)规定,外汇局对跨境担保合同的核准、登记或备案情况及本规定明确的其他管理事项与管理要求,不构成跨境担保合同的生效要件。虽然外汇管理政策合规情况不会影响担保合同效力,但可能影响担保合同的可执行性。国家外汇管理局深圳分局的上述回复意见,进一步明确了跨境担保法律关系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四条规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对涉外民事关系有强制性规定的,不能适用域外法的情形。

故,本案可依法适用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审理被告鸿X深圳的担保责任,被告鸿X深圳关于本案涉及的担保责任不能适用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的主张不能成立。

综上,本院应依法适用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作为审理本案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的准据法。

二、关于涉案《银行授信》和《担保函》的效力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十条规定,涉外民事关系适用的外国法律,由人民法院、仲裁机构或者行政机关查明;当事人选择适用外国法律的,应当提供该国法律。即本案当事人约定适用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应首先由当事人提供,再由人民法院审查认定。

原告香港汇X银行委托香港特别行政区孖某打律师行的黄某敏律师于20161212日出具的《法律意见书》,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委托的中国委托公证人在香港进行了公证,由中国法律服务(香港)有限公司进行转递。该《法律意见书》的出具人黄某敏为香港高等法院律师,香港律师会出具的执业证书证明该律师201611日至20161231日有权在香港执业,本院认为其属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专业人士,拥有出具本案法律意见的资质。两被告主张该《法律意见书》由原告单方委托的律师出具,必然不具有中立性。本院认为两被告质疑香港特别行政区执业律师的职业操守,但未提出具体的事实依据,且两被告在庭审过程中,对该《法律意见书》所查明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有关《银行授信》和《担保函》生效要件的规定、独立保证人的性质和责任的规定、合法利息的法律规定均无异议,故对两被告的该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人民法院应当听取各方当事人对应当适用的外国法律的内容及其理解与适用的意见,当事人对该外国法律的内容及其理解与适用均无异议的,人民法院可以予以确认之规定,本案两被告对原告所查明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的内容并无异议,本院确认本案《法律意见书》查明的相关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可以适用于本案。

香港基本法第八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后,原有的法律,即普通法(Common Law)、衡平法、条例、附属立法和习惯法,除与香港基本法相抵触外,予以保留。依据查明的相关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长久以来,普通法的国家和地区(包括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上奉行自由协议的原则,当事人有自由透过与他人缔结的协议去订立他们所接受的义务及责任。只要当事人有法律认可的行为能力而自愿地订立合约,法院的职责基本上只是去客观地找出及诠释合约的内容而予以执行。但法院亦非盲目及绝对地执行自由协议,在普通法数百年的历史演变中,法院亦曾透过判例订下不同的规则,在不同程度上对自由协议作出规限。例如拒绝执行“罚金条款”;透过衡平法发展出“不当影响”的原则令合约无效;基于公众利益的考虑而在某些合约关系中引入隐含条款;拒绝执行涉及违法或违反公共政策的合约或合约条款;制定一些规则去限制免责条款的运用等等。可见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尊重自由协议的原则,任何人士(包括已达法定年龄的自然人或依法成立的法人)均有资格在不违反法律和公共政策的情况下,和另一方订立任何协议。在协议没有违反法律和公共政策等前提下法院不能无故干预协议各方对协议的订立及履行。

本案《银行授信》的签字双方均为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依法注册成立的法人,具有行为能力。涉案《银行授信》符合一般的商业惯例,而对于涉案《银行授信》中利息部分的约定,包括欠款本金计入利息的计息方式是否符合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规定,经查明,对于放债人及放债交易,香港法例主要是通过其香港放债人条例进行管制和规管。香港放债人条例中有明文禁止过高贷款利率,但必须强调,香港放债人条例只禁止协议一方以超过年息百分之六十的实际利率贷出款项或要约贷出款项。至于以超过年息百分之四十八的实际利率贷出的款项,香港放债人条例仅授予香港法院权力,在顾及所有情况后,根据交易双方均获公平对待的原则,就该宗交易的条款或交易双方的权利作出适当的命令或给予其认为适当的指示。虽然香港放债人条例并不直接适用于香港汇X银行,这是由于香港汇X银行乃是一家根据香港银行业条例持牌的“认可机构”。然而,根据香港银行公会发出的《银行营运守则》,尽管认可机构获豁免遵守香港放债人条例,但认可机构不应向客户收取敲诈性的利率。本案原告香港汇X银行诉请被告鸿X国际的“欠款总额明细”中,截至2016104日为止,香港汇X银行就该《银行授信》项下的贷款向鸿X国际收取的正常利息为3.5%5%年利率,逾期利息为12.5%13%年利率,因此,该《银行授信》中关于利息及违约利息的约定,无论是否以复利计算,均无一超过香港放债人条例第24(1)条规定的年息60%的实际利率或香港放债人条例第25(3)条规定属敲诈性交易的年息48%的实际利率。在此情况下,借贷双方在《银行授信》中约定的利息和违约利息的计算方法不违反香港放债人条例的规定。即涉案《银行授信》有关利息的规定均不违反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的规定,《银行授信》的其他条款也不存在违反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和公共政策的情形。此外,也没有任何主张或证据显示该《银行授信》的条款将以任何理由被撤销。

同理,依据普通法下的当事人自由协议原则,担保书一经双方签署,无需经任何机构或人士批准,即属于有效的法律文件。目前,没有任何主张或证据显示该《担保书》的条款有违反香港法律的地方,或将以任何理由被撤销。

故依据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涉案《银行授信》和《担保书》应确定为合法有效,各方均应遵照执行。

三、关于被告鸿X国际应承担的责任问题

原告香港汇X银行依据《银行授信》,于20131122日向被告鸿X国际发放500万港币的定期贷款,但被告鸿X国际自2016120日开始逾期,截止201622日,该定期贷款额度项下拖欠的欠款本金为2,933,415.50元,利息1897.47[详见附件二《关于利息计算的说明(一)》]。被告鸿X国际又在原告香港汇X银行处申请了七笔进口发票融资共计港币5,999,495.80元,截止201622日,该七笔借款拖欠的欠款本金为港币5,999,495.80元,利息11,234.89[计算方式详见附件二《关于利息计算的说明(二)》]以上两项合计欠款本金港币8,932,911.30元、利息港币13,129.36元(含逾期利息,暂计至201622日)。本案庭审中,被告鸿X国际、鸿X深圳对以上借款本息的计算方式与数额均无异议,被告鸿X国际作为借款人,应依法承担以上借款本息的还款责任,并应按照合同约定从201623日起分别支付逾期利息。

四、关于被告鸿X深圳应承担的责任问题

被告鸿X深圳于2014922日向原告香港汇X银行出具最高额为港币8000万元的《担保函》,承诺作为主要债务人,对被告鸿X国际在任何时候欠付原告香港汇X银行的全部款项及原告香港汇X银行执行该担保书时所产生的所有开支及费用作为一项独立的责任承担至原告香港汇X银行收到全部担保款项为止,该担保书按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解释。同日,被告鸿X深圳向原告香港汇X银行和香港按揭证券有限公司出具《确认和承诺函》,对以上担保内容予以确认。

依据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独立保证人一般存在于弥偿合同(Contract of Indemnity)之中。与保证合同(Contract of Guarantee)中的担保人不同,独立保证人需对债务承担主要责任,且该责任完全独立于债权人及债务人之间的合同义务。因此,在弥偿合同的情况下,债权人无须先向债务人追讨借款或确认债务人无能力清偿债务,即可要求独立保证人偿还到期欠款。

正如上文所述,被告鸿X深圳向原告香港汇X银行承诺,由鸿X深圳作为主要债务人的身份向香港汇X银行承担独立责任,在香港汇X银行提出要求时向其支付担保款项,如香港汇X银行因任何原因而可能无法向鸿X国际收回欠款,香港汇X银行有权透过担保书约定的“弥偿保证”提出要求,向作为主要债务人的鸿X深圳收回欠款。因此,本案被告鸿X深圳出具的《担保函》应视为一份弥偿合同,其在本案中的身份是独立保证人。

原告香港汇X银行诉请本院判令被告鸿X深圳对被告鸿X国际的涉案债务承担连带还款责任。连带清偿责任是我国内地的法律概念,依据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被告鸿X深圳应承担的是独立保证人责任。基于前述分析,被告鸿X深圳应对被告鸿X国际在本案中的所有欠款本金、利息(含逾期利息)及原告为实现本案债权而支出的费用承担还款责任。

综上所述,本案依法应适用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进行实体审理。依据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中相关普通法的基本原理,原告香港汇X银行与被告鸿X国际签订的《银行授信》文件和被告鸿X深圳出具的《担保函》均合法有效,各方应遵照执行。原告香港汇X银行出借给被告鸿X国际的借款本金合计港币8,932,911.30元、利息港币13,129.36元(含逾期利息,暂计至201622日)及原告香港汇X银行为实现本案债权支出的律师费人民币95,400元、翻译费人民币7738元、在香港聘请律师业务支出的各项费用港币49,872元被告鸿X国际应予偿还,被告鸿X深圳应承担独立保证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三条、第四条、第五条、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若干问题的司法解释(一)》第十条、第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八条、香港特别行政区《放债人条例》第24条、第253)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一百六十四条、第二百五十九条、第二百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鸿X国际包装制品有限公司、被告高新鸿X塑胶制造(深圳)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原告香港上海汇X银行有限公司偿还借款本金港币2,933,415.50元、利息港币1849.47元(201623日起的逾期利息以港币2,933,415.50元为本金按年息13%计算至款项实际还清之日止);

二、被告鸿X国际包装制品有限公司、被告高新鸿X塑胶制造(深圳)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原告香港上海汇X银行有限公司偿还借款本金港币5,999,495.80元、利息港币11,234.89元(201623日起的逾期利息以港币5,999,495.80元为本金计算至款项实际还清之日止,具体计算方式详见附件一《关于判决利息的计算方式》);

三、被告鸿X国际包装制品有限公司、被告高新鸿X塑胶制造(深圳)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原告香港上海汇X银行有限公司支付为实现本案债权支出的律师费人民币95,400元、翻译费人民币7738元、在香港聘请律师业务支出的各项费用港币49,872元;

四、驳回原告香港上海汇X银行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65,215元,由被告鸿X国际包装制品有限公司、高新鸿X塑胶制造(深圳)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香港上海汇X银行有限公司、被告鸿X国际包装制品有限公司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被告高新鸿X塑胶制造(深圳)有限公司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彭 亮

人 民 陪 审 员   关俊华

人 民 陪 审 员   金孝贤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张怡扬

书  记  员   詹惠婷


附件一:关于判决利息的计算方式

本金港币5,999,495.80元自201623日起至全部欠款清偿之日的逾期利息的具体计算方式如下:

1)关于贷款号LIF HKH917338的进口发票融资,以欠款本金港币1,061,929.19元为基数,对于201623日利息,按照年息12.5%计算;自201624日起的利息,按年息14%计算;

2)关于贷款号LIF HKH917342的进口发票融资,以欠款本金港币899,266.61元为基数,对于201623日利息,按照年息12.5%计算;自201624日起的利息,按年息14%计算;

3)关于贷款号LIF HKH921347的进口发票融资,以欠款本金港币1,080,000.00元为基数,对于201623日至2016214日利息,按照年息11.0%计算;对于2016215日至2016316日利息,按照年息12.5%计算;自2016317日起的利息,按年息14%计算;

4)关于贷款号LIF HKH921769的进口发票融资,以欠款本金港币1,130,000.00元为基数,对于201623日至2016217日利息,按照年息11.0%计算;对于2016218日至2016319日利息,按照年息12.5%计算;自2016320日起的利息,按年息14%计算;

5)关于贷款号LIF HKH921795的进口发票融资,以欠款本金港币1,130,000.00元为基数,对于201623日至2016217日利息,按照年息11.0%计算;对于2016218日至2016319日利息,按照年息12.5%计算;自2016320日起的利息,按年息14%计算;

6)关于贷款号LIF HKH923195的进口发票融资,以欠款本金港币645,000.00元为基数,对于201623日至2016229日利息,按照年息11.0%计算;对于201631日至2016331日利息,按照年息12.5%计算;自201641日起的利息,按年息14%计算;

7)关于贷款号LIF HKH925920的进口发票融资,以欠款本金港币53,600.00元为基数,对于201623日至2016227日利息,按照年息9.5%计算;对于2016228日至2016329日利息,按照年息11.0%计算;对于2016330日至2016429日利息,按照年息12.5%计算;自2016430日起的利息,按年息14%计算。

 

 

 

附件二:关于利息计算的说明

(一)关于定放贷款

根据香港汇X银行于2013724日出具的《银行授(CARM130613)》和2014910日出具的《银行授信(CARM140806)》,香港汇X银行向鸿X国际提供定放贷款额度港币500万元,分59期按月偿还,每期偿还港币83,350元,最后一期偿还港币82,350元;未偿还的利息将按月计入本金。

香港汇X银行于20131122日足额放款港币500万元,鸿X国际应于每月21日偿还当期本金,每月28日偿还当期利息。鸿X国际最后一次偿还本金的时间为20151222日,截至当日,尚有欠款本金港币2,916,250.00元未偿还。之后,由于鸿X国际未能在2016121日偿还当期本金,该月本金港币82,350元计入逾期欠款本金项下,按照合同约定的年息13%的利率计收逾期利息,而欠款本金相应减少至港币2,832,900.00元。又由于鸿X国际未能偿还20151228日应付的当期利息港币8,573元,该笔利息计入逾期利息欠款项下,自201614日起,按照合同约定的年息13%的利率计收逾期利息。因此,截至201622日:

1.鸿X国际尚欠香港汇X银行以欠款本金港币2,832,900.00元为基数,自2016128日起至201622日,共6天的正常利息,利率按年息3.5%计算,共计港币1,625.46元;

2.鸿X国际尚欠香港汇X银行以逾期欠款利息港币8,573.00元为基数,自201614日起至2016127日,共24天的逾期利息,利率按年息13%计算,共计港币73.10元;以及以逾期欠款本金港币83,350.00元加上逾期欠款利息港币8,573.10元为基数,自2016128日起至201622日止,共6天的逾期利息,利率按年息13%计算,共计港币195.91元;

截至201622日,以上合计港币1,894.47元。对于此后的利息,鉴于汇X银行已于2016111日发函通知鸿X国际所有债务提前到期,并要求鸿X国际偿还所有债务,因此201622日以后的利息应当以本金港币2,933,415.50元为基数,按照逾期利率年息13%计算,直至鸿X国际清偿全部债务之日。

 

(二)关于进口发票融资

根据香港汇X银行2014910日出具的《银行授信(CARM140806/CM140220140305)》,进口发票贷款利率为年息5%。逾期未还的,在第一个月,将在现行利率基础上增加年息3.5%;在第二个月,再增加1%,并在其后的每个月均增加1.5%,直到增加9%(即年息14%)。根据上述关于利率的规定,截至201622日,鸿X国际尚欠香港汇X银行:

1.以欠款本金港币1,061,929.19元为基数,自2016128日起至201622日,共6天的利息,利率按年息12.50%计算,共计港币2,175.47元;

2.以欠款本金港币899,266.61元为基数,自2016128日起至201622日,共6天的利息,利率按年息12.50%计算,共计港币1,842.75元;

3.以欠款本金港币1,080,000.00元为基数,自2016128日起至201622日,共6天的利息,利率按年息11.00%计算,共计港币1,947.54元;

4.以欠款本金港币1,130,000.00元为基数,自2016128日起至201622日,共6天的利息,利率按年息11.00%计算,共计港币2,037.70元;

5.以欠款本金港币1,130,000.00元为基数,自2016128日起至201622日,共6天的利息,利率按年息11.00%计算,共计港币2,037.70元;

6.以欠款本金港币1,061,929.19元为基数,自2016128日起至2016129日,共2天的利息,利率按年息9.50%计算,共计港币334.84元;以及自2016130日起至201622日,共4天的利息,利率按年息11.00%计算,共计港币775.41元;

7.以欠款本金港币53,600.00为基数,自2016128日起至201622日,共6天的利息,利率按年息9.50%计算,共计港币83.48元;

以上合计港币11,234.89元。此后的利息,继续按照前述《银行授信(CARM140806/CM140220140305)》的规定,按照浮动的利率计算。

 

 

 

 

 

 

 

 

 

 

 

 

附件三:证据目录清单

(一)原告证据目录清单:

证据1.2013724日定期《银行授信》

证据2.2014910日《银行授信》

证据3.2014910日《银行授信》

证据4.2014922日第二被告向原告出具《担保书》、《确认与承诺书》

证据5.20131122日至2016728日的《户口接单》(A/C No.848129706038

证据6.无抵押进口贷款项下七笔融资的放款通知、申请书、发票等。

证据7.2016111日与112日原告向二被告签发《银行授信的还款要求》《担保项下的付款请求》

证据8.原告截止201622日逾期利率表、欠款总额明细

证据9.中国内地律师费账单、付款凭证

证据10.翻译费账单、付款凭证

证据11.香港律师费用账单、收款凭证

证据12.法律意见书

(二)被告证据目录清单:证据:户口结算单

  • 上一篇:深圳市思YX科技有限公司诉深圳市易X...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