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
English
今天是:2020年3月29日 星期日 农历三月初六

庄成与文继寿文继光保证合同纠纷一审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8-08-02 14:18:54

广东省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5)深前法涉外初字第250

原告:庄成,男,汉族,19651015日出生,住址: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杜舜夷,广东宽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文继寿,男,19620920日出生,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

被告:文继光,男,1961924日出生,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

原告庄成与被告文继寿、文继光保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812日受理后,依法按照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庄成委托诉讼代理人杜舜夷到庭参加诉讼。文继寿、文继光未到庭应诉,依法缺席审理。

庄成提出下列诉讼请求:1.判令文继寿、文继光向庄成支付欠款人民币150万元(连带责任);2.判令文继寿、文继光向庄成支付欠款利息至清偿债务之日;3.判令文继寿、文继光承担本案诉讼费。事实和理由:庄成与文伙泰系多年生意合作伙伴。文伙泰在深、港两地经营了多家公司。2008年,文伙泰因生意周转需要向谢浪借款人民币100万元,庄成为其提供担保,借款合同约定借款期一个月,利息为每月3%,但文伙泰一直未能归还此欠款。20109月,谢浪要求庄成及文伙泰还款,文伙泰指示庄成还款并表示所还款项视为对庄成的借款。庄成经与谢浪协商一致,还款本息共计人民币150万元,经文伙泰同意后于2010915日付款。因文伙泰与庄成尚有多项投资合作,流动资金并不充裕,故庄成与文伙泰约定在其方便时归还借款。20138月,庄成曾与文伙泰协商结算资金事宜,文伙泰口头表示同意,不料当月文伙泰意外摔倒昏迷不起,后于20147月宣告不治身亡。文继寿、文继光系文伙泰之子,为文伙泰法定继承人。文继寿在成为文伙泰名下多间公司法定代表人后,庄成多次与其接洽,均遭拒绝或联系不上。

文继寿、文继光未到庭应诉,也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或证据。

本案审理过程中,原告庄成于2016913日申请追加文伙泰之妻文麦英妹、之女文继凤、文继顺为本案被告。201781日,庄成以寻求其它合法渠道解决相关纠纷为由,向本院提出撤诉申请。

本院认为:

对于庄成提出的撤诉申请,本院依法审查其是否自愿合法。对此,本院结合本案的相关事实,进行以下分析。

根据庄成的起诉陈述的事实,2008816日,庄成与文伙泰、谢浪签订一份借款协议,谢浪同意借款人民币100万元给文伙泰,借款期限一个月,自2008816日至2008916日止;期限届满,文伙泰归还谢浪本息合计人民币103万元。庄成为文伙泰的上述借款提供不可撤销连带担保。此后由于文伙泰期限届满未还款,庄成向谢浪履行了保证责任。文伙泰于20147月去世。由于上述债务未得到清偿,庄成遂诉至本院并提出以上诉讼请求和追加被告的请求。

由于本案涉及到两个法律关系。首先,庄成起诉文继光、文继寿承担还款义务的最根本的依据是庄成、文伙泰、谢浪签订的借款协议及庄成的保证条款,庄成依据借款协议中有关保证的约定承担了保证责任向文伙泰追偿。这种担保关系是本案的基础法律关系。其次,由于文继光、文继寿不是上述借款协议的当事人,其与本案的关联在于其是文伙泰的法定继承人。因此,本案又涉及到继承法律关系。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当事人可以协议选择合同适用的法律。当事人没有选择的,适用履行义务最能体现该合同特征的一方当事人经常居所地法律或者其他与该合同有最密切联系的法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百五十一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涉港、涉台的民事诉讼案件,可以参照涉外民事诉讼程序的特别规定。对于本案的担保合同纠纷,各方当事人未对适用的准据法进行约定,由于本案的借款协议(包含有担保内容)的签订地、履行地、出借人谢浪、担保人庄成的所在地、庄成承担保证责任的行为地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地,按照最密切联系原则,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地的法律。对于继承法律关系,文伙泰因身亡导致债务履行不能,涉及财产债务承继的问题,究竟应该依何原则确定继承人身份,以及继承人对于被继承人生前的债务如何承继的问题,属遗产继承事项。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关于继承的相关法律规定确定适用的准据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三十一条规定:“法定继承,适用被继承人死亡时经常居所地法律,但不动产法定继承,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律。”第三十二条规定:“遗嘱方式,符合遗嘱人立遗嘱时或者死亡时经常居所地法律、国籍国法律或者遗嘱行为地法律的,遗嘱均为成立。”第三十三条规定:“遗嘱效力,适用遗嘱人立遗嘱时或者死亡时经常居所地法律或者国籍国法律。”由于在本案中,庄成未提交相关证据证明文伙泰遗产存在遗嘱继承等情形,文继光、文继寿亦未出庭应诉,本院暂无法确定文伙泰是否立有遗嘱。由于庄成是按照法定继承的标准来确定本案的被告,故在本案审理中,本院亦按照法定继承的方式来确定本案适用的准据法,即本案应以文伙泰死亡前的经常居所地确定相关继承关系的准据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五条规定:“自然人在涉外民事关系产生或者变更、终止时已经连续居住一年以上且作为其生活中心的地方,人民法院可以认定为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规定的自然人的经常居所地,但就医、劳务派遣、公务等情形除外”。被继承人文伙泰系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庄成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在死亡前有符合上述法律规定条件的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地的经常居所地,故应认定其死亡时经常居所地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故本院以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作为本案所涉及的继承关系适用的准据法。

由于本案的审理需要适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庄成向本院提交了由香港特别行政区史蒂文生黄律师事务所郑炎潘律师于2017216日出具了《香港法律查明意见书》(以下简称法律意见书)。该法律意见书对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对于被继承人死亡后如何确定继承人以及继承人对于被继承人生前所负债务在何种情况下负有清偿义务这两个方面的内容进行了陈述。

该法律意见书的主要内容为:

1.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被继承人死亡后如何确定继承人。

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如何确定被继承人遗产和分配首先视乎被继承人是否立下有效的遗嘱。如有立下有效遗嘱,继承人的确立和继承人可享有的遗产分配按照被继承人的遗嘱指示处理。

完整和有效力的遗嘱内容应包括清楚委任遗嘱的执行人、各项遗产馈赠的受益人(即继承人),以及受益人(如超过一人)可享份额的分配。

遗嘱需经高等法院检定,并由法院通过检定后向申请人(遗嘱指定的执行人,如遗嘱没有委任执行人,由法律认可有权申请成为执行人的申请人)授予遗产认证(GrantofProbate),执行人的身份方得以确立,然后依遗嘱的指示处置和分配遗产。

如被继承人没有立下遗嘱或遗嘱无效或不被法院确认,又或有遗产未被涵盖在遗嘱内容内,有关继承人和遗产的分配将按香港法例第73章《无遗嘱者遗产条例》确立和处理。

遗产条例第4条列出确定继承人的方法,请参考下表的简述:。43)遗下亲属(继承人)为配偶及后嗣,继承人及其遗产:配偶可享有非土地实产、港元500000及剩余遗产(不包括非土地实产)的一半;后嗣继承剩余遗产(不包括非土地实产)的另一半。根据《

根据《无争议遗嘱认证规则》(香港法例第10A章),合资格申办管理被继承人的遗产的人士可向高等法院申请出任被继承人的遗产的管理人,成功申请将获法院授予被继承遗产的承办证(LettersofAdministration),然后依法管理和分配被继承人的遗产。

2.继承人对于被继承人生前所负的债务在何种情况下负有清偿义务。

一般而言,自然人的债务属于其个人责任,在债务人去世后,其债务落入其遗产内,债权人可向债务人的遗产追讨。惟债务人的遗产管理人及继承人均没有个人法律责任承担被继承人的债务。若债权人就死者的债务提起诉讼,被告应是死者遗产的管理人,而不是继承的继承人,管理人的身份和责任只是死者遗产的代理人,并不存在个人承担死者债务的责任(可参阅高等法院规则(香港法例第4A章)第15号命令第6A条规则)。

根据遗嘱认证及遗产管理条例(香港法例第10章)第61条,被继承人遗产须被用以清偿其生前所负的债务,剩余的遗产才分配给继承人。若被继承人的遗产能清偿所有债务,其继承人将继承剩余遗产(即遗产扣除丧葬费、遗产管理费、债项及其他法律责任(无遗嘱者遗产条例第21)条))。若被继承人的遗产未能清偿所有债务,其继承人便不会继承任何遗产,而被继承人的债权人可能无法追讨部份债务,因为根据合约法原则,债权人只与被继承人有合约关系,所有合约的诉讼理由只会针对被继承人的遗产(ChittyonContracts,31sted.Volume1[20-001])。

如果被继承人与继承人在有关债务有共同责任(jointliability),被继承人去世后该债务的偿还责任由其继承人承担(ChittyonContracts,31sted.Volume1[17-012])。不过要注意,如果被继承人与继承人在有关债务有共同及个别的责任,被继承人去世后其遗产和继承人均有义务偿还该债务(ChittyonContracts,31sted.Volume1[17-013])。

3.关于本案

根据该案原告庄成的起诉状内容,被继承人文伙泰欠庄成的债务应属其个人债务性质。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该债务在文伙泰去世后落入其遗产内,由遗产的资产承担和抵偿,如有不足,债权人亦不能向文伙泰的遗产继承人追讨,盖后者在法律上没有清偿被继承人债务的责任。

上述法律意见书于2017210日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委托的中国委托公证人徐某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了公证,由中国法律服务(香港)有限公司于201737日进行转递。香港特别行政区律师会为该法律意见书的出具人郑炎潘律师出具书面证明,证明郑炎潘有权于二零一七年一月一日至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期间执业为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律师。本院认为其属于法律专业人士,拥有出具本案法律意见的资质。本院注意到其引用了《遗嘱认证及遗产管理条例》、《无遗嘱者遗产条例》以及《高等法院规则》。依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八条“香港原有法律,即普通法、衡平法、条例、附属立法、习惯法,除同本法相抵触或经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立法机关作出修改外,予以保留”之规定,上述引用法例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不抵触,也未被特区立法机关修改,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的组成部分。故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人民法院应当听取各方当事人对应当适用的外国法律的内容及其理解与适用的意见,当事人对该外国法律的内容及其理解与适用均无异议的,人民法院可以予以确认”之规定,本院对该法律意见书所查明的法律及对相关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的理解与适用予以确认。

为更准确理解和适用该案所涉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问题,香港特别行政区林李黎律师事务所林新强律师(林新强律师是香港林李黎律师事务所的创始及主管合伙人,自一九八八年在香港执业,先后取得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新加坡共和国的注册律师资格,具有丰富的英美法系从业经验,属法律专业人士。2003年,林新强律师获我国司法部委任的中国委托公证人。)接受我院委托,根据我院提供的《民事起诉状》、《借款协议》、《收款收据》、《借款人身份信息》、《收据》、《身份信息》(被告)、《证人证言》、《证人郑某、《开庭笔录》、《香港法律查明意见书》及其出具人身份证明等材料,就该案在适用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以及参照香港特别行政区诉讼程序下可能作出的判决结论出具了中立第三方评估报告。该评估报

该评估报告的主要内容为:

1.评估认定的事实和理由

在被告文继寿、文继光未提出任何抗辩的情况下,依据原告的《民事起诉状》,认定以下事实:(1)庄成与文伙泰为多年好友的生意合作伙伴;(2)文伙泰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3)文伙泰于20147月去世;(4)文伙泰生前于2010915日欠庄成人民币150万元;(5)文继寿、文继光均为文伙泰合法继承人。

2.评估结果

1)被告的主体资格不适格。

a.根据香港《遗嘱认证及遗传管理条例》第611)条,死者财产是偿债的资产,即自然人去世后,其生前的债务若被确立,自然人的遗产应用来清偿其债务;根据《遗嘱认证及遗产管理条例》第62条,遗产代理人的职责包括从死者的遗产支付一切殡殓、遗嘱管理或遗产管理的开支、债项与其他法律责任;而根据《无遗嘱者遗产条例》第4条,无遗嘱死者的剩余遗产须按该条所述的方式分配,而剩余遗产是指死者的遗产扣除丧葬费、遗产管理费、债项及其他法律责任(《无遗嘱者遗产条例》第2条)。

b.因此,遗产代理人有责任从死者的遗产中支付一切殡殓、遗嘱管理或遗产管理的开支、债项与其他法律责任后,才可以分配给受益人;有关债项,遗产代理人应要求债权人提供证明档证明死者的欠款,以确立死者的债项,若有争议,应诉诸法庭解决。

c.死者的债权人如声称死者生前还没有清还其债项,他应向死者的遗产代理人提出诉讼,要求遗产代理人从死者的遗产中清偿其债项;在香港,一般人可到香港高等法院遗产承办处查询法庭是否有就死者的遗产授予遗嘱认证(如死者有遗嘱)或遗产管理人(如死者没有遗嘱)给任何人,从而得知遗产代理人的资料,若法庭没有就死者的遗产作出遗嘱认证或遗产管理书的授予,则债权人可针对死者的遗产提出诉讼(可参阅香港法例第4A章《高等法院规则》第15号命令第6A条)。

d.死者遗产的受益人没有责任清还死者的债项,因此债权人不可以向死者遗产的受益人提出诉讼,要求受益人清偿死者的债项;若遗产代理人在没有清还死者所有债项的情况下将死者的遗产分配给受益人,遗产代理人可能被裁定失职及要向债权人负上个人的责任,即赔偿债权人的损失。

5.另外,债权人亦有权根据《遗嘱认证及遗产管理条例》第67条追寻死者的财产,如果遗产代理人将死者的财产在没有收取任何代价的情况下转让给受益人,债权人可要求香港法庭行使该条款赋予的权力,包括命令受益人归还该财产,但债权人须指明那些财产赠送予受益人及法庭应针对该财产作出命令。

6.在本案中,庄成声称死者文伙泰生前欠他款项还未清偿,根据香港法律,原告应向文伙泰的遗产代理人或其遗产提出诉讼,要求从文伙泰的遗产支付欠庄成的款项;根据庄成的《民事起诉状》,庄成起诉本案被告文继寿、文继光是因为其均为文伙泰的继承人,被告文继寿、文继光并不是文伙泰的遗产代理人,所以被告的主体资格不适格,庄成不能要求文继寿、文继光作为文伙泰遗产继承人的身份清偿欠款。

7.由于庄成的《民事起诉状》是要求文继寿、文继光清还文伙泰的债项,并不是要求文继寿、文继光将继承了文伙泰的遗产归还,上述《遗嘱认证及遗产管理条例》第67条提及有关追寻死者的财产的法例不适用于本案中。

2)根据现有证据,是否能确认庄成证据效力及诉称的债权问题

根据庄成提供的证据,当中包括《借款协议》、《收款收据》、《收据》、《证人证言》,表面上已构成诉讼的因由。

3)关于诉讼时效的问题

根据庄成的证据中《收据》的日期为2010915日,即当天开始文伙泰欠原告的债项生效,根据香港《时效条例》第41)条,基于简单合约的诉讼的时效为6年,而庄成于201585日提出起诉,所以庄成的诉讼没有超出时效。

4)关于案件管辖的问题

由于文伙泰欠原告的债项在深圳产生,深圳的法院有权审理该债项的纠纷。

5)关于是否应适用香港法的问题

因文伙泰是香港永久性居民,其遗产继承(包括遗产清还款项的问题)应根据香港法律处理。

6)评估总结

由于文继寿、文继光的主体资格不适格,尽管庄成有诉讼因由及起诉没有超出时效,庄成的起诉不成立。

7)追加被告

庄成于2016913日提交追加被告申请书,申请追加被告文麦英妹、文继凤、文继顺,理由是该三位被告均为文伙泰的继承人。根据以上的评估结论,该三位被告存在主体不适格的问题,因此没有追加的理据。

鉴于以上法律查明意见书和第三方评估报告的内容,本院就就相关法律关系的性质、案件争议焦点及适用香港法律情况向庄成释明:本院将以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作为本案所涉及的继承关系适用的准据法,而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规定,继续人并不当然对于被继承的人债务承担清偿义务。在本案现有的证据下,文继光、文继受并非本案适格的被告。

在本院进行以上释明后,庄成向本院申请撤诉。

从以前案件审理的经过可以看出,本案的法律意见书和第三方评估报告作出后,庄成认识到在现有证据的条件下继续诉讼,不但会拉长诉讼周期,浪费诉讼资源,同时可能会给自己增加额外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庄成的撤诉申请在综合衡量该案所涉及的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规定的差异、继续诉讼可能产生的额外诉讼成本及诉讼风险后,本着理性诉讼、经济诉讼的原则,是对于其诉讼权利所作的自主处分行为,符合法律规定。其撤诉申请自愿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五条第一款、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五)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准许原告庄成撤诉。

本案受理费人民币22445元(庄成已缴纳),减半收取人民币11222.5元,由庄成负担。

审 判 长  余长勇

人民陪审员  何奕龙

人民陪审员  林立徐

 

二〇一七年八月四日

书 记 员  袁天园

书 记 员  陈 曦

书 记 员  张晓玲

附录香港特别行政区相关法例条文:

《遗嘱认证及遗产管理条例》

61条(1)(a)死者享有实益权益的财产以及死者依据一般权利藉其遗嘱处置的财产,即为可用以清偿其债项与法律责任的资产,而藉遗嘱进行的任何与本条例有抵触的财产处置,对债权人而言乃属无效;如有需要,法院须为清偿债项与法律责任而管理该财产。(b)在不损害产权负担持有人的权利的原则下,本款乃属无效。

2)任何人如获转予或给予该实益权益或获归属该权益,而在针对他的法律行为采取前或在针对他的诉讼提起前将该权益作真诚的处置,则他须就其如此处置的权益的价值负上个人责任,但该权益不得在该法律行动或诉讼中被取去作遗嘱执行之用。

62条(1)在死者去世时若其任何财产属无遗嘱的情况,则该财产须由其遗产代理人按以下规定持有—

a)如属不动产,须以信托方式持有,并在符合第54条的规定下出售该不动产;及

b)如属动产,须以信托方式持有,并将该动产中并非金钱的部分收回、出售及转换为金钱,

而遗产代理人有权将该财产出售及转换延迟一段其认为适当的时间,而无须给予解释,使该财产的任何复归权益在由该等遗产代理人有前不予出售,但如该等遗产代理人认为有特别理由须出售该权益,则属例外。

2)从出售及转换该等动产及不动产(在支付费用后)所得的金钱净额中,以及从死者遗嘱(如有的话)未有处置的现金中,遗产代理人须支付适宜从该等金钱支付的一切殡殓、遗嘱管理或遗产管理的开支、债项与其他法律责任;而从该等金钱的余额中,遗产代理人须拨出一笔款项,其数额须足以支付死者遗嘱(如有的话)作出的金钱遗赠。

3)在任何受益人未成年或任何终审权益尚存期间,以及在死者遗产的全部或部分仍有待分配之时,遗产代理人可将上述金钱的余额或仍未分配的部分投资于当其时任何条例特准作出的信托款项投资项目,并有权酌情决定将该等投资转往其他同类性质的投资项目。

4)死者遗嘱(如有的话)没有处置的死者动产及不动产所得收益(包括在支付差饷、税项、租金、保险费用、维修费及其他适宜算入收益项下的支出后的不动产净租金及利润),或无须作上述遗产管理用途者,不论该遗产作何投资,均可从死者去世之时起被视为收益而予以运用,并为该目的而可在终身权益持有人及未来权益的持有人之间做出所需的分摊。

5)本条不影响死者的任何债权人的权利,亦不影响政府在遗产税方面的权利。

6)凡死者留有遗嘱,本条在该遗嘱所载条文的规限下有效。

67条(1)遗产代理人向并非买家的人作出的允许、转让或转易,并不损害任何人追寻与该项允许、转让或转易有关的财产或代表该财产的任何财产的权利,直至藉有关的允许、转让或转易而获归属该财产的人的手中,或直至可能已收取该财产或可能获归属该财产的任何其他人(并非买家)的手中为止。

2)即使已有任何该等允许、转让或转易,法院可应任何债权人或有利害关系的其他人的申请—

a)命令进行法院认为为使有利害关系的人的权利得以实现而需要的出售、交换、按揭、押记、租赁、付款、转让或其他交易;

b)宣布该名获归属有关财产的人(并非买家)为上述目的而作为受托人;

c)就任何转易契或其他文书的拟备及签立而给予指示或

就施行该命令所需进行的其他事宜而给予指示;

d)按照《受托人条例》(第29章)的条文作出归属令或

委任某人作出转易。

3)本条并不影响买家或藉着买家取得所有权的人的权利,

而不论立遗嘱人或无遗嘱者是在本条例生效日期之前或之后去世,本条均适用。

《无遗嘱者遗产条例》

2条(1)在本条例中,除文意另有所指外—

“丈夫”(husband)及“妻子”(wife)指一个人而言,指该人在有效婚姻中的丈夫或妻子;

“非土地实产”(personalchattels)指—

a)无遗嘱者去世时在其尚存丈夫或妻子的任何居所的下列东西,即家具、衣服、装饰品、属家庭、个人、康乐或装饰用途的物品、各类消费品、园艺物品及家畜;及

b)汽车及附件,

但不包括专用于或主要用于业务或专业方面的实产,或金钱或贷款抵押物;(由1995年第57号第2条代替)

“法院”(court)指原讼法庭;(由1998年第25号第2条修订)

“剩余遗产”(residuaryestate)指无遗嘱而去世者的遗产中每项实益权益,但扣除从中适当支付的丧葬费、遗产管理费、债项及其他法律责任,而该等权益是该无遗嘱而去世者如届成年并具行为能力时即可凭遗嘱(而非凭借指定受益的权利)处置的权益;(由1995年第57号第12条修订)

“无遗嘱者”(intestate)包括留有遗嘱但对其遗产中若干实益权益未有立下遗嘱而去世的人;(由1995年第57号第12条修订)【比照1925c.23s.55(1)U.K.

“遗产”(estate)指不动产业及可动产业。

2)为施行本条例,任何人如—(由2004年第28号第35条修订)

a)根据《领养条例》(第290章)作出的领养令受领养;

b)受领养而该条例第1720F条适用于该领养;或(由2004年第28号第35条修订)

c)在197311日前按照中国法律及习俗在香港受领

养,

则除第(2A)款另有规定外,该人即须被视作领养人的子女,而非任何其他人的子女,而与该受领养人的所有关系须据此推演。(由1995年第57号第2条代替。由2004年第28号第35条修订)

2A)为施行本条例,任何人如根据在《领养条例》(第290章)第51)条(c)段下做出的领养令而受领养,该人即须被视作领养人与该段所提述的父或母的子女,而非任何其他人的子女,而与该受领养人的所有关系须据此推演。(由2004年第28号第35条增补)

3)在本条例内,凡提及任何人去世时仍活着的子女或后嗣时,均包括于该人去世时尚属腹中胎儿的子女或后嗣。【比照1925c.23s.55(2)U.K.

4)(由1995年第57号第2条废除)

4条第(3)款继承无遗嘱而去世者的遗产,如该无遗嘱者遗下丈夫或妻子,以及后嗣,则无论第(2)(b)款所述的人士是否亦尚存,该尚存丈夫或妻子须享有取得非土地实产的绝对权益;此外,该无遗嘱者的剩余遗产(不包括非土地实产)在扣除死亡税(如有的话)及费用后,须拔出$500000的净款额,连同其利息记在该尚存丈夫或妻子名下,该利息须由该无遗嘱者去世之日起,按照终审法院首席法官为《高等法院条例》(第4章)第491)(b)条的施行而不时厘定的利率计算,直至该笔款项连同利息全部支付或拨付为止;在作出上述款项或应付利息的拨款后,该剩余遗产(不包括非土地实产)须按以下规定持有—(由1998年第25号第2条修订;由2005年第21号第34条修订)

a)其中一半为该尚存丈夫或妻子的绝对权益而以信托形

式持有;及

b)其余一半则为该无遗嘱者的后嗣而以法定信托形式持

有。(由1995年第57号第3条代替)

《高等法院规则》(香港法例第4A章第15号命令第6A条规则)

6A.由遗产提出或针对遗产提出的法律程序

1)凡提出的诉讼所本应针对的人已去世而诉讼因由仍然存在,如未有作出遗嘱认证或遗产管理的授予,则该宗诉讼可针对死者的遗产提出。

2)在不损害第(1)款的一般性原则下,针对“死者A.B.的遗产代理人”提出的诉讼,就该款而言,须视作已针对死者的遗产提出。

3)一宗其意是由某人展开或针对某人展开的诉讼,如该人在该宗诉讼展开时已去世而诉讼因由仍然存在,则须视作已按照第(1)款由该人的遗产展开或针对该人的遗产展开(视属何情况而定),而不论在该宗诉讼展开前是否已有作出遗嘱认证或遗产管理的授予。(1990年第363号法律公告)

4)在任何第(1)或(3)款所提述的诉讼中-

a)在令状或原诉传票的诉讼有效期内,原告人须向法庭

申请作出命令,而被告人、死者的遗产代理人或任何在死者的遗产中有权益的人则可向法庭申请作出命令,为进行有关法律程序而委任一人代表死者遗产,或如已作出遗嘱认证或遗产管理的授予,则作出命令使死者的遗产代理人成为有关法律程序的一方,并在上述任何一种情况中,向法庭申请作出命令,命令有关法律程序须由该获如此委任的人继续进行或针对该人继续进行,或(视属何情况而定)命令有关法律程序须由该遗产代理人继续进行或针对该人继续进行,犹如该获如此委任的人或该遗产代理人(视属何情况而定)取代了该遗产一样;(1990年第363号法律公告;2000年第32号第48条)

b)法庭可在有关法律程序的任何阶段,施加其认为公正的条款而主动或应申请作出(a)段所述的任何命令,并容许作出其认为必要的修订(如有的话),以及作出其认为必要的其他命令,以确保在有关法律程序中的所有有争议的事宜可有效及完全地予以裁定及判定。

5)法庭在根据第(4)款作出命令前,可规定须向任何与有关法律程序有利害关系的死者的保险人,以及在有关遗产中有权益的人(如有的话),发出通知,视乎法庭认为适合者而定。

5A)凡有命令应原告人之请而根据第(4)款作出,委任法定代表律师代表死者的遗产,则该项委任的范围须仅限于由法定代表律师接受藉以开展有关诉讼的令状或原诉传票的送达,但如经法定代表律师同意,法庭在作出该命令时或应其后提出的申请,指示该项委任的范围须扩及在有关法律程序中采取进一步的步骤,则属例外。(1990年第363号法律公告;1991年第375号法律公告)

6)凡有命令根据第(4)款作出,第74)及83)及(4)条规则即告适用,犹如命令是应原告人的申请而根据第7条规则作出的一样。

7)凡未有作出遗嘱认证或遗嘱管理的授予,任何在有关法律程序中作出的判决或命令须对遗产有约束力,范围与如有作出授予及死者的遗产代理人为有关法律程序的一方时的范围相同。(1990年第363号法律公告)